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活动专题
统万城

   统万城                     


   “山围故国周遭在,潮打孤城寂寞回”。站在统万城巍峨的西城门遗址上,眺望四周,没有山围,环顾脚下,没有潮打。是统万城化作了山,我们却明明白白站在这一圈圈白色的夯土波纹之上。
    一统天下,君临万邦.匈奴末代皇帝的痴妄之词,给后人留下了这个民族唯一的都城遗迹,一座隐匿于毛乌素沙漠里的夯土奇迹——统万城,又名白城子,和蒙古人的黑城子遥相呼应,在茫茫荒漠戈壁中述说着那些滚滚铁骑的故事。
    匈奴人的血性,让大汉帝国的皇帝坐卧不宁,令梵蒂冈的教皇心惊胆颤。胡服骑射迫使汉人写出了: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的千古绝唱。一声啼哭,惊愈了汉武帝的感冒而被赐名去病的婴儿,在二十三年之后逼得匈奴人唱出了:失我焉支山,六畜不繁息的悲歌。冒顿单于没能得到吕后的芳心,他的后代单于们却和王昭君结为连理。驰骋在欧洲战场的匈人首领阿提拉可以发动一场西方历史上规模最大的战争,打下西罗马一半的领土作为一个女人的嫁妆,传说只有圣约翰与圣彼得同时显圣,才能令其退兵。吃畜肉,饮马奶,持弯刀,挎鸣镝,百万铁骑势如破竹的的匈奴人就这样在与各民族、国家、部落的战争与和平之中,在八百年的漫漫时光里,被一点点蚕食,同化,最终消融得没了踪影。在他们横跨欧亚大陆的势力范围内,仅留下了这一座统万城。
    天边最后一缕阳光晒着黄沙,晒着沙柳,也晒着白色的城。想看一看那身高八尺余五的巨人:赫连勃勃,他却早早的死在了一千五百多年前。想游览观光富丽堂皇的让北魏太武帝愤然的夏国皇宫,却被宋太宗毁在了公元994年。我们只能在晋书,北史里去领略赫连勃勃的魁美风仪,辩驳智慧,去欣赏统万城的丹青飞阁,文采雕梁。而现在呈现眼前的只有如同丹霞地貌般的城垣和后人在城墙上凿出的窑洞。当年刀砍斧劈,铁锥不能奈其何的浇注夯土在自然力与人力面前,不得不叹息着自己千年的道行,一步步回归大地。
    听说前些年有一位南方人孤身住在白城子里,想写出一部惊世骇俗的书,不知巨作后来是否问世,单一人彳亍在这千年古迹里的那份感受,将其用文字描绘出来,我想也是时空交错,谓为奇奇的吧!况且秦淮河两岸的媚态,无定河周遭的风物又是如此的大不同,就算没有写出扬名立万的名著,这份经历与感触,定能让他的心境有所飞升。就像契诃夫所讲的那个故事:一个老银行家和一个穷小子打赌,说如果这个年轻人愿意在他的花园里某一个小屋被囚禁十五年,就可得到两百万卢布.于是在被囚禁的漫长岁月里,这个小伙子读了许许多多的书,思考了许许多多的问题。在十五年后即将被解禁的前一天晚上,他逃了出去,放弃了百万财富,只是孑然的重返社会。我觉得今天的人们不管是置身在统万城之中,去倾听那些被埋进城墙里的工匠的如泣如诉,还是站在高高的城垛上,去遥想当年金戈碰撞的攻城场面,都会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感叹出一片时下的天地人间。
                     
                                            胡桑/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后更新
热门点击